《称不上是人》:为什幺我们能够心安理得贬低、奴役、残杀其他人

2020-06-10 Z轻生活

《称不上是人》:为什幺我们能够心安理得贬低、奴役、残杀其他人

  哲学家大卫‧利文斯通‧史密斯(David Livingstone Smith)在着作《称不上是人》(Less Than Human)中探讨从古至今人们为何能理所当然不断贬低、奴役和残杀他人的心态,他写道:「非人化(dehumanization)是一种思维模式,『解除』我们对残害同类的『道德禁忌』。藉由法律和习俗包装,这种心理过程导致了奴隶制、种族灭绝和数不清的残酷行径。」

  正如心理学家赫伯特‧凯尔曼(Herbert C. Kelman)所说:「杀害同类的禁忌行为通常会遭到强烈反感,因此若要有系统地计划进行屠杀,必须剥夺受害者作为人的地位。」就像纳粹使用「转移」和「淘汰」等委婉的官腔用词,来美化不同形式的谋杀。

《称不上是人》:为什幺我们能够心安理得贬低、奴役、残杀其他人

  史密斯试图以哲学解释这道神秘、历史悠久的道德与认知问题。他引用近4000年前统治埃及的法老阿蒙涅姆赫特一世(Amenemhet)对征服的描述:「我制服了狮子,抓住了鳄鱼……我让亚洲人像狗一样行走。」此外,从古希腊到十九世纪的奴隶主也将人类资产视为牲畜。乔治‧华盛顿在一封信中写道:「狼和印度人都是『野兽』,只是形状各异。」十七世纪传教士摩根‧戈德温(Morgan Godwyn)观察到奴隶主认为黑人「儘管在生理上为男性且具备类似于男性气息的东西,但他们并非完全的男人,而是没有灵魂的生物,应被当成『野兽』予以相应待遇。」

  可怕的是,这种心态不受时空地域限制:纳粹将犹太人比作细菌、老鼠和水蛭;史达林的杀手称富庶农民为蛇和害虫;卢安达种族灭绝期间,图西族被视为蟑螂和老鼠;苏丹武装民兵金戈威德(Janjaweed)将屠杀的对象视为狗、驴和猴子。

  从诸多历史记载中史密斯合理地提出:非人化深植于人性本质,而非文化使然。由于「我们的认知结构——人类心智的演化设计」,使人类与生俱备将生物分门别类的倾向,并用同等方式将其他人分为不同的族裔群体。「当纳粹把犹太人比作低等人类时,他们并非隐喻犹太人像低等人类,而是真的如同字面上的意思认为他们不完全是人。」史密斯说。

  史密斯表明,长久以来人类将宇宙想像成不同价值的层级:神在金字塔顶端,最底层为蠕虫和植物,而人类则作为「高等动物」位居其他动物之上。虽然这种价值观「毫无科学意义」,但出于某些原因人类一直以这种方式来想像宇宙,并且将非人类的生物贬低至更低层级。

《称不上是人》:为什幺我们能够心安理得贬低、奴役、残杀其他人

  更糟糕的是,这种现象直到今日仍无可避免。若把最常受到歧视的人类群体(如犹太人、黑人、阿拉伯人、同性恋者和女性等)连同「害虫」、「蟑螂」或「畜生」等关键字搜索,会发现搜寻结果多不胜数。这些言论虽被视为非主流言论,但即使是那些有头有脸的公众人物,也可能对恐怖分子、以色列人、巴勒斯坦人、难民或等候遣返的无证移民说出「禽兽」等难听字眼形容。事实上,这类言论不仅只出现在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演讲里,也可能从任何人嘴里说出。

  早期心理学对非人化的研究主要将焦点放在纳粹与其他人的不同之处,但现代心理学家则谈论了非人化的无所不在。墨尔本大学的尼克‧哈斯兰(Nick Haslam)教授和爱丁堡大学的史蒂夫‧拉夫南(Steve Loughnan)教授列举了一些令人难受的例子:「愤怒的公众称性罪犯为禽兽,精神病患者被认为是自作孽的后果;穷人被嘲笑为骯髒的傻瓜,无家可归的街友被当作透明障碍物,而媒体将癡呆症患者当作缓步移动的殭尸。」

  史密斯提到,因为我们觉得生物是由本质所界定,加上我们认为每种生物在世界上都有其定位,所以非人化的思维很容易在人的脑海产生,他写道:「当我们把人类群体非人化时,我们将他们视为不完全的人类。」而我们若不看重他人的人性时,种族灭绝等残酷的行为就会发生。

《称不上是人》:为什幺我们能够心安理得贬低、奴役、残杀其他人

书籍资讯

书名:《Less Than Human: Why We Demean, Enslave, and Exterminate Others》

作者:David Livingstone Smith

出版:St. Martin's Griffin